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天高心水论坛 >

濠江夜话:澳门赌场探秘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 点击数:

  近几十年来,澳门凭借其独特的博彩旅游业优势,经济得以长足发展,在区域经济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.其博彩业独一无二的运作模式、经营管理、法律规范、如何规避弊端等之诀窍,更日益受到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探究。

  博彩业属于巨额利润的特殊行业,近几年,澳门大小10几家赌场平均每天的总收入都在5、6千万元左右,赚取的钞票滚滚而来。赌场生意兴隆,连赌场1万多员工收入也都达到中等水平以上,高于澳门绝大多数职业。澳门赌场“老大”何鸿燊就曾夸耀说,“赌场员工家家有汽车,可见赌场对澳门居民的好处”。如此“肥缺”的赌业,如何使其造福于全澳门,如何管理好这头“野兽”,便成了上百年来澳门竭力摸索的最主要的生存空间。

  为了加强对博彩业的管理,1962年,从澳葡政府与泰兴娱乐公司订立8年专营合约之日起,就开始运用税率对博彩业的“杠杆”功能,迫使博彩业利润向整个社会倾斜。这份澳门历史上第一个专营合约中规定,在1962年至1964年期间,该公司每年要向澳门政府缴纳316.7万澳门元(下同);1965年至1969年,每年要缴税款30万元。又规定该公司每年的净利润中,要拿出10%用于澳门的慈善事业,90%由该公司建议、经澳门政府同意,用于发展澳门经济、工商事业,还规定该公司要建设1家国际水准的博彩娱乐场,3家第一流的酒店,发展新口岸地区;购置水翼船,改善香港、澳门间的交通;为保持内港畅通,每年疏浚河道100万立方米。从70年代中期起,澳葡政府征收的博彩税激增,年征收达3048万元,占直接税收的51%,占总税收的26.2%。至此,博彩业成为澳门的重要经济支柱,赌饷成为澳门政府主要的财政来源,澳门旅游娱乐股份公司也因此被称为“镶嵌在澳门这顶皇冠上的最大的一颗明珠”。

  1982年5月,澳门立法会通过的“澳门新博彩法”生效,“新法”中再次加大税收比例,规定博彩业由1983年前的固定税额,改为税额不少于公司收入的25%,1986年后每年增加1%,1991年后暂固定在30%,1997年又增加至31.8%。特区政府成立之后,于2002年4月打破博彩业专营体制,变一家独营为三家竞争,博彩税率也由原来的31.8%调升为35%。新开张的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上缴的博彩税占其毛收入的35%,除此之外,公司每年还需向特区政府交纳溢价金、相当于毛利1.6%的公共基金和按毛利1.4%的城市建设款项,并负担澳门水域的航道疏浚工作。还要上交毛利的1.6%,用作特区公共基金,另交毛利的1.4%,作为澳门城市建设、推广旅游和提供社会保障的费用。公司的纯利主要将用于澳门市政建设。

  由此,不难看出,由于澳门逐步实施了一整套博彩税收政策,不但促进了博彩业自身的发展,而且,随着博彩业的迅速发展,既为特区政府提供了巨额资金,更带动了澳门交通、建筑、房地产、旅游等相关行业乃至整个澳门经济的发展。政府博彩税收由1978年的4100万元,增加至1997年的60多亿元,占澳葡政府当年税收总额100多亿元的59.9%。澳门回归祖国后,博彩业一年比一年兴旺,2003年在内地“自由行”政策的拉动下,澳门博彩业更获得了历史性的大丰收。博彩税收高达110多亿元〔包括博彩税及对基金会、社会建设的支付〕,而“澳博”公司本身的纯利也达到35.5亿元,两者都创历史最高水平。今年头两个月,“澳博”所缴博彩税也已超过20亿元,较去年同期劲升30%。

  世界上所有赌场对进入赌场的人都不是畅通无阻的,有各种各样的限制和禁忌。开赌场的人也心知肚明,赌场如同一个大染缸,其毒化、腐蚀社会,尤其是青少年的作用,不可低估。

  进入世界各地赌场,禁令和限制各有不同。但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赌场,各国赌场是完全一致的。在澳大利亚各赌场,禁止18岁以下的少年儿童进场,規定不能穿拖鞋、布鞋、牛仔褲、短褲入內;在马来西亚云顶赌场,进入赌场的人必须在21岁以上,而且穿着必须得体整齐,也不准穿拖鞋;澳门12家赌场更是严禁未成年人进入。

  早在博彩业合法化之初,葡澳政府就就制订了法令,规定未满21岁之人禁止进入赌场。若有违反,每人罚款8000澳门元。澳门赌场还规定不能把手机、照相机及危险物品带入。赌客们必须通过像机场一样的安检设施,每个人都要翻包,近身检查。这是因为澳门回归前,社会治安严峻,在发生过几起抢劫赌场的凶案后方做出此规定,一直延续至今。在加拿大国家展览会内的赌场,禁止带手机入内,以及禁止将在展览会会场之外购买的食品带进赌场。在澳门赌场也有类似规定,禁止传送或食用餐食,禁止传送或饮用含酒精之饮料。违者,将被罚款4000澳门元。马来西亚云顶赌场与众不同的是,这里明确告诉客人,如果不遵守赌场规则,赌场则会毫不客气地将其驱赶出去。赌场规定男士需要穿戴衬衣领带,或者身着马来民族服装方能入场,赌场里绝大部分地方是禁烟的,瘾君子只能龟缩在一个小角落吞云吐雾。这与澳门的赌场有着天壤之别,即使是著名的葡京大赌场也只要不穿短裤就可进入,而且,无论大赌厅还是小贵宾厅,都是允许吸烟的。

  摩纳哥的蒙地卡罗赌场,是欧洲第一大赌场,也是世界4大赌场之一。按照摩纳哥法律,本国人不准进入赌场赌博,外国观光客凭护照交10法郎便成为赌场一日“会员”,凭会员证才能进入赌场。赌场规定,进场者必须衣冠整齐,脚穿皮鞋;还规定场内不得大声喧哗,21岁以下的青少年免进。

  综上所述,不难看出,所有赌场都想把自己打扮得“文明、高雅”一些,用以打消或减少赌场对社会的负面影响,并吸引更多的人来赌场消费。俗话说,玩赌丧志。所以,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赌博限制条例,限制赌博业的过份膨胀,也限制赌客,使赌博能真正控制在娱乐范围,使多数赌客不至于成为滥赌客,就成为各国政府关注的一件大事。

 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,博彩业无疑都是一个特殊的行业,甚至连赌场中流通的词语,也自成一个体系,如同“黑话”一般,平日不涉足赌场的人,根本不知所云。例如“荷官”、“牌官”、“艇”、“打老虎”、“码仔”、“泥码”、“黑庄”等等,葡京赌场的工作人员不知给我讲解多少遍了,至今依然懵懵懂懂,只解字面上的含义。在澳门,由于博彩业长期兴盛,博彩业的词语也就相对比较流通,一般人都略懂一二。

  澳门人把“赌博娱乐”称为“幸运博彩”,把赌场叫作“娱乐场”,这已是上至政府、下至民众通行的规范称谓。刚来澳门的时候,有几次我将赌场一词直接用于文章中,过后赌场工作人员很委婉地指出,“以后最好用规范的叫法”。想必开赌场的人也忌讳用社会公认的贬义词来称呼自己。开赌场的人在赌场被称作“庄家”,庄家这一概念是从台湾引入的赌场用语。有学者把赌场看作是零和博弈,颇有深意。你琢磨琢磨看,赌场玩的不就是赚钱人赚的钱等于赔钱人赔的钱吗?

  若仅从字面上去猜测赌场词语的含义,那就会岔到歧路上去了。比如说“艇”,是指牌官与荷官之间的联络人,怎么会用“艇”来称呼他们呢?搞不懂!再比如,一些大赌客到赌场,用赊账形式向赌厅换来“泥码”,所谓“泥码”,是只可下注但不可即时换钱的筹码,通常赠送给新玩家作试玩用,下注后就自动变成正式筹码。赌客要将“泥码”放在赌桌上赌一次,嬴了才可转为“筹码”,即可以兑换成现金码(筹码)。据业内人士估计,目前澳门赌场每天约有22亿元的泥码交易。于是,另一庞大行业—“沓码仔”应运而生。有一班人专在赌场门口等待,一有大赌客到,即贴身跟着服侍,客人一嬴到“现金码”,他们即代转为“泥码”,从而赚取中间的佣金。回佣最高有0.7%。换言之,若大赌客赌1000万元,“沓码仔”即可从中赚取7万元,利润可观。

  2002年初,澳门打破延续了70多年的博彩业专营体制,引进两家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经营者,变一家独营为三家竞争。这之后,特区政府先后派出一系列团队前往拉斯维加斯考察,意在采精提髓,乘势提升澳门博彩业的整体经营水平,继续做大做强这个澳门经济的命脉产业。

  拉斯维加斯之行,确实令许多人大有收益。世界四大赌城之首的拉斯维加斯城,60多年前,它还不过是美国内华达州沙漠中的一个小镇,而今已是世界沙漠花园之都,每年大约有5000万人次的游客光临此地。这里聚集了大约50多家世界顶级酒店与不计其数的汽车旅馆,总客房数超过10万间。它旣有丰富的赌博文化足以吸引客人大解钱囊,又有丰富的娱乐节目和起居飮食项目让客人恣情享用,旣是赌城,又是现代人享受人生的去处。迄今,博彩业虽仍然是拉斯维加斯响亮的招牌,但已不是其主导产业,其主导产业已演变成家庭休闲娱乐、旅游观光、会议展览等等。

  以地处东亚的赌城——澳门和位于北美的赌城——拉斯维加斯比较。澳门的赌场无论规模、豪华程度或配套娱乐设施,都远远不如拉斯维加斯赌场。澳门所有酒店及旅馆加起来也不过8000——1万间客房左右。若论赌台,澳门所有赌场的赌台之和,只相当于美国赌城一家中型赌场的赌台;若论数量,澳门所有的数,也只相当于美国赌城的一家小型赌场,根本无法相比。

  拉斯维加斯赌场的客源以欧美人为主,欧美人进赌场大多数以家庭为单位,来寻找娱乐,不在乎输赢。所以,大多能轻松面对,赢也罢,输也罢,预订的玩耍时间到了就走,完全没有心理压力,故玩娱乐性强的的人最多,赌场七成的收入来自;而澳门赌场的客源则以亚洲人为主,由于进赌场的亚洲人一般以个人身份参与活动,大多数都想碰运气、发横财。所以,输了钱,求翻本,赢了钱,又想赢多点,不满足,结果就是越赌越大,越沉越深,赢钱不肯走,输钱也不走,心理压力很大。故以玩和21点赌台的为多,赌场收入的99%来自赌台,只有1%的收入来自。

  基于澳门、拉城赌场的客源不同,市场路向与客人的心态各异,所以两地赌场的博彩种类、博彩设施、赌具也各有侧重。澳门赌场的博彩种类繁多,设施包罗万有,赌具五花八门,目的是吸引大客、豪客。拉城赌场则以老少咸宜、使用硬币小钱投注的为主,而对澳门赌场来说,只排在林林总总博彩设施、赌具的最后,数量也很少,不像拉斯维加斯各赌场,到处都是上百台、上千台的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但是,在博彩业的经济效益方面,澳门却远远高于拉城。拉斯维加斯博彩税率仅为6%至10%,250家赌场、每年5000万人流,加起来交纳的赌税也不过34亿澳门币,折合税率的差异,只相当于澳门12家赌场、1200万人流的8成。

  由此可见,澳门与拉城因客源不同,两地赌场各有所长,不宜照搬、移植对方的经营理念、运作模式。唯可各取所需,补己之短。这是所有从拉斯维加斯归来的澳门人一致看法。

  按照常理,一个地方的某一产业的崛起,往往要依托当地某种资源优势,比如山西是煤矿的资源,夏威夷依托旅游资源。但是,澳门博彩业这匹“黑马”的崛起,却没有人流聚集的优势。仅仅45万人口的澳门,反倒拼打出一个世界级的博彩产业来,而且还有效地规避了博彩业本身所带来的不少负面影响。譬如,在这个赌气弥漫的小城里,始终存在着这样一种独特而有趣的现象:绝大多数澳门居民视赌场恍如隔世,可望而不可及。除了每年正月初一、初二、初三这三天,进赌场投投自己新年的运气,赌赌个人未来的顺逆,其它时间几乎不进赌场!究竟是一种什么魔力强令澳门人的行为与周围环境“脱节”?究竟是一种什么动因促使澳门人抱愧赌场?多少年来,纷至沓来的中外专家学者都对这一匪夷所思的问题如痴如迷,笔者也算是其中之一。自我到澳门的两年多里,先后访问过赌场内外不下数十人,专心致志地挖掘研究了一番,终于弄明白了其背后的一些主要成因,虽不敢说是终极性的结论,但都铿然有声,众口皆言。

  谁能想得到呢,赌博业繁衍兴盛了200多年的澳门,“赌博系偏行”、“小赌怡情,大赌乱性”的传统观念,却始终牢牢统治着澳门人的头脑,得到澳门社会的普遍认同,是澳门人抵御赌场诱惑的最牢固的防线。而这种牢固观念又引申出一个道德化的社会评判规范:即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,频繁出入赌场,背后会遭人非议;打工仔、白领人士热衷赌博,传到人耳中,会有被“炒鱿鱼”的危险;未婚的青年人,即使是世家子弟,经常出入赌场,就很难找到合适的对象,等等。正是这一无形而又强势的社会评判规范,将绝大多数澳门人阻挡在赌场门外。葡京赌场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告诉我,据粗略统计,平时进赌场的澳门人,占所有进赌场人数的千分之一不到。

  其实,澳门独特的社会形态,为抵御博彩业带来的负面影响,也营造了一个独特的氛围。澳门大致属于族群式的社会,加之人口密居,地域太狭小,如果一整天走在大街上,肯定会遇上一拨一拨的熟人。大家互相认识,彼此清楚底细,整个社会被网在一种血脉与亲情密切交织的温柔关系之中。这种触类旁通的社会关系网,客观上起到了一种监督功能。笔者认识的几个赌场沓码仔,很忌讳别人知道他们做这项工作,甚至包括几位赌厅承包商,我几次欲约他们聊天,都被婉言拒绝,至今也没下文。后来得知,他们做这项工作都承受着很大的社会舆论压力,故不愿外人特别是熟人知悉,更何况我一个做新闻记者的外人。

  在澳门,博彩业虽是合法的,但历届政府也有明文规定,公务员、未成年人、犯人不能进入赌场,还制定了相关法律。澳门回归后,特区政府对公务员参与赌博更有着相当严格的法律约束:公务员除大年初一至初三外,其它时间一律不准进赌场赌博,违者开除公职。类似的规定,在一些公司、学校、企业中,都有制订。连葡京等12家赌场也有明文规定,不允许赌场工作人员平时参与博彩活动,否则,将予以除名。

  应该说,澳门人比其它任何地方的人对博彩业给社会生活造成犯罪率、自杀率居高不下等负面影响,有着更加深切而又真实的体会。博彩业自它诞生的那一天起,就扮演着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魔鬼的角色。如何在发展旅游博彩业的同时,规避和化解其不良影响,维护社会治安,不但成为特区政府亟需解决的问题,也是大多数澳门人从心底发出的呼唤。

  看来,澳门社会为自身所营造的所有有形或无形的“绳索”,都出自澳门人既为保护生计又为洁身自好的本能需求。

  走进澳门12家中任何一家赌场,博彩游戏尽管很多,但都千篇一律,诸如、赌大小和21点等,另外还有。除了属于自娱自乐而外,其他博彩游戏都有赌场“经纪人”陪伴。他们自始至终一本正经、不苟言笑地站在赌客面前,为其发牌,替其找换筹码,被称为“荷官”——一个很专业的名头。赌场内最常见的是穿着紫色制服的荷官,其中大多数是女荷官。玩21点的赌台有2名荷官,则有4名,每个赌台有一名监场,他们本身同时也是荷官。目前在澳门做“荷官”的总人数已超过了8000人。如果扣除澳门居民中超过和未达工作年龄的老幼阶层,以实际工龄层计算区分,几乎每60个人中,就有一个人在赌场里当荷官的。在赌场,荷官是最一线工作人员,也是最引人注目的职务。他们直接坐“庄”,与赌客面对面,替赌场老板去赢钱。所以,每个荷官上岗前,一是必须持有一张澳门警察机关出示的无前科和不良记录的“良民证”。二是要经过严格的培训。荷官的动作愈娴熟,节奏掌握得愈好,赌场的获利也会跟着提高;如果荷官的动作拖泥带水,不但赌客不起劲,整个赌场也会显得懒洋洋的,一点活力也没有。由于所有赌场都是24小时营业,所以,荷官上班采取三天一班,一周一个轮回,每日都要上不同时段班的制度。在葡京赌场,相当一部分荷官都具有一二十年的工作经历,但他们却从来没参予过赌博。由于赌台上他经手的筹码众多,所以一个荷官可以是“职业庄家”,却不可是“职业赌徒”;荷官虽不能玩赌,可对赌术都颇有研究。一位熟悉的荷官,得知我只是为“动笔”而来,于是,悄悄告诉我一套赢家的诀窍:1、进赌场不要超过30分钟;2、赢5把就走人;3、起步下注额要尽可能小,这样易翻本;4、心态要好,不论输赢,半小时内走人。其实,没有几个赌客不知道上述“诀窍”的,但,也没有几个能按照此“诀窍“去做的。因为,大凡赌徒,心态都不好。

  受内地多个城市开放个人“自由行”效应的拉动,近来,整个澳门经济呈现出一片“利好”局面,博彩旅游业、房地产等主导产业满目祥云,连与博彩业同根同命的典当业也突显“涨潮”势头。环绕着葡京赌场周边地区,近又新增了4、5家典当店,密聚了二、三十家的当铺已将葡京赌场团团围住。据业内人士称,迄今为止,全澳门共开有60家当铺,从业人员达上千人之多,无论当铺数或从业人数均比回归前增长了20—30%。为澳门历史上最多最兴旺的时期,也成为世界上典当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。

  澳门典当业的兴旺,直接得益于博彩业的兴旺。2003年第3季度博彩总收益较上年同期增长43%,博彩税收较上年同期劲升逾四成,而今年1、2月份,澳门赌场平均每天收益逾7000万元以上,不足2个月累计上缴博彩税金达20亿元。不用说,典当业收益也错不到哪去。一位典当界的“大佬”告诉我,当铺生意火不火,内行人一看铺面就有数。这其中的奥妙有两个:一个是当铺内全部摆放的是贵重物品,如珠宝、金银首饰,手表、照相器材之类,占当铺押品比例的百分之百,说明收益好。因为,这些贵重押品的利润比衣物等押品的利润高出10—20%;二是当铺内珠光宝气、琳琅满目,“财富”全摆在明处,昭示出该当铺的实力来。依照这位“大佬”提供的鉴别标准,笔者暗暗查访了葡京赌场周围的7、8家当铺,果然如“大佬”所言,个个符合生意火爆的标准。

  但此位“大佬”朋友还另有一番独到见解,他说,社会安定,当铺繁荣。他解释说,回归前,澳门当铺台面上根本不敢摆放贵重押品,每家当铺都雇有多名保安人员,24小时轮流守护,怕遭打劫。回归后,社会治安良好,所有当铺都不雇保安人员了不说,贵重押品还全部摆放在柜台上,当铺老板一点不用担心。“大佬”总结说,典当业的兴衰是与澳门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紧紧连在一起的。